澳门银河am网址

杜甫作“此志常觊豁”后人少有领会其意者

  嗨,大家好,这里是尘世小诗童。今天我来给大家讲讲杜甫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》这首诗的鉴赏和感悟,是不是非常期待呢?进来了就点个关注吧,每天都会有更新!

  仇兆鳌注云:“常觊豁,冀成稷契。”把“觊豁”只解成“觊”、“冀”。并引荀悦《汉论》;“众庶凯其名迹”。注云:“觊、希幸也。”又举庾信诗:“有情何可豁”。无注。训“觊”为“希幸”,“豁”却无注,因为庾信诗句原意是豁达之“豁”,与希幸义正相反,所以仇氏没法解释了。近人或注云:“觊豁,希望能达到。”亦采仇注。

  这样解诂,是把“豁”字缀在“觊”字之下,而义专从“觊”,成为偏义复词。不过这一类的连绵字,往往是常用的熟语或有声韵上的关系;“觊豁”二字别处既不常见,却又既非双声,又非叠韵。这样的偏义复词,是可疑的。

  杜诗只此一处用“觊豁”二字,另有两处用“豁达”二字。单用“觊”字的有三处,如:“回帆觊赏延”,“方觊薄才伸”都是希幸之词。单用“豁”字的有十八处,如:“坐觉妖氛豁”,“人生意气豁”,“秀气豁烦襟”……都是开豁之意。需是豁达,超脱之词,觊是觊觎,希幸之词。一阔一狭,一浮一沉,二字连用,义犹“矛盾”。因此,“此志常凯豁”,似可语译为:我这心里常常矛盾着。

  此诗在这一句之下接着就写出许多矛盾的心情:(一)“穷年忧黎元,叹息肠内热;取笑同学翁,浩歌弥激烈。”(二)“非无江海志,萧洒送日月:生逢尧舜君,不忍便永诀。”(三)“当今廊庙具,构屋岂云缺;葵藿倾太阳,物性固难夺。”(四)“顾惟蝼蚁辈,但自求其穴;胡为幕大鲸,辄拟偃溟渤?”把“觊豁”解作“矛盾”,上下文谊也容易连贯起来。

  这里用“矛盾”解“觊豁”,只是偶逢疑难,百思不得其解以后不得已的尝试,倘若无所依据地辄出臆说,小编是不敢苟同的。或见注此诗“凌晨过骊山,御榻在嵽嵲”句云:“御榻指陵寝。”这里本说唐明皇和杨贵妃等在骊山华清官浴温泉,恣宴乐,不恤国事。人还活着,当然说的是天子御用的床榻,怎会提到“陵寝”?又注“河梁幸未坼,枝撑声窸窣”云:“枝撑、杜诗中数见,《慈恩塔》的枝撑和本首的枝撑,均作‘脚手架’解,系建筑工程中竹木所搭的架子。”小编认为,此诗的“枝撑”,可解为河上的桥梁幸未崩坼,用加固的竹木支撑着,《同诸公登慈恩寺塔》里的“仰穿龙蛇窟,始出枝撑幽”,本指塔内盘旋而上的扶梯,杜甫在752年同高适、岑参等登塔赋诗时,塔建成久矣,哪里还有“建筑工程中竹木所搭的架子”?

  不过更多后人倾向于把“觊豁”解释为希幸、希望、志向之意,仔细想想,似乎也是可以的,小编也没有更好的解释可供参考,各位仁兄见仁见智吧。

  好了,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了。不知道大家对杜甫的这首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》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和想法呢?不妨告诉小编吧。如果喜欢这篇文章的话,别忘了帮忙点赞、评论、转发和收藏。说真的,你的每一个支持,对于小编来说都是莫大的创作动力

上一篇:盖棺事则已此志常觊豁。

下一篇:苏轼送蒋颖叔帅熙河(并引)古诗全文_意思译文及注释_鉴赏和创作背景 - 诗词网